欢迎光临郑州李丽律师网,我们将竭诚为您服务!

首页 | 在线咨询 | 联系我们

咨询电话:

155-1557-8484

在线咨询

您现在的位置:郑州李丽律师网 > 子女抚养 > 正文

送养孩子能否再要回

来源:网络 作者:未知 时间:2016-01-28

  婚前偷情毁了姻缘

  今年31岁的张小慧,供职于河南省登封市一家大型企业,日常工作主要是推销厂内产品。虽然她相貌出众,但由于在找男朋友方面过于“挑刺”,所以高不成低不就,至今仍单身一人。

  2002年冬季,因为业务发展问题,张小慧与其姐夫李行峰建立起了良好的“合作”关系。刚开始,李行峰靠着位高权重和广泛的社会交际,为张小慧谈妥了不少生意,创造了不少经济收益,这让张小慧十分感动。后来有一次,当李行峰又帮助她完成一笔生意后,张小慧分外高兴,就特意邀请李行峰到一家酒店共进晚餐,以表感激之情。其间,李行峰经不住张小慧的频频劝酒,就高兴地多饮了几杯。被张小慧搀扶回家后,正巧其妻加班不在家中。面对小姨子青春丰满的身躯,在酒精的作用下,李行峰再也难以把持自己,他顺手将张小慧揽在怀中。而张小慧为了广阔的发展“钱”景,则怀着报恩的心态,没有进行任何反抗……道德防线一旦冲破就很难愈合。此后,两人一有机会,就在一起缠缠绵绵。

  然而这样偷偷摸摸终非长久之计。经过好心人的牵线搭桥,张小慧终于等来了爱情的转机。2003年初,经人介绍,他与同厂职工王双喜谈起了恋爱。

  自从与王双喜结识并谈上恋爱后,张小慧的脑海中也曾经无数次想过自己的“污点”,想过这样做对男朋友不公平,但这种愧疚心理只能永远埋藏在心间。虽然她打心眼里看不上相貌一般的男朋友,可考虑到自己的年龄问题,加上自己前期曾经有过一段不可告人的“过失”,于是便决定隐瞒偷情真相,“委曲求全”接受王双喜的求婚。同年11月19日,两人经过不到一年的谈情说爱和近距离接触,满怀心思的张小慧终于和王双喜携手步入了婚姻的殿堂。

  2004年2月17日,新婚燕尔的张小慧,在与客户洽谈工作时,突然感到身体不适,腹部隐隐作痛。后来实在忍耐不住,她只好用电话将病情告知了丈夫。此时,王双喜正在厂内上班,得知妻子突然“患病”后,便赶紧向厂领导请了假,迅速赶到妻子身边,招来一辆出租车,将妻子送到妇幼保健院检查病情。

  然而,医生郑重告知的诊断结果,却让王双喜大吃一惊。原来,那位医生一本正经地对他说:“你的妻子并没有其他疾病,而是已经怀孕四个月,腹部疼痛因此而起”。

  “这绝不可能!”面对这一诊断结果,王双喜脱口而出。他清楚地记得,自己与张小慧结婚还不足三个月,婚前又根本没有与她发生过性行为,妻子怎么就“提前怀孕”了?难道妻子在与自己谈恋爱期间,又悄悄地与其他男人有染?[page]

  此间,一系列的问号始终萦绕在张双喜的脑海中,铁的诊断结果,无疑证实了妻子婚前确实“红杏出了墙”。那么,这个“捷足先登”的男人究竟是谁呢?妻子又因何“暗度陈仓”?

  面对提前怀孕这一事实,张小慧当时也很后怕。她清楚自己与姐夫发生过多次性行为,这才不慎怀孕。如果丈夫真的追究事实真相,自己只能落个身败名裂的下场。经过反复考虑,她最终决定“宁死不承认”。颇有心计的王双喜来到当地电信局,将妻子手机近期的通话单调了出来。这时他发现,在不足三个月的时间内,妻子与电话号码为1383826XXXX的手机用户通话最多。联想起妻子“提前怀孕”,且频繁与这个人通话的可疑迹象,王双喜从内心认定其妻与该人的关系绝非“一般”。此后,夫妻俩常为此事纠缠不休,而且发展到吵架打骂的地步。

  送养女儿起了悔心

  2004年4月2日,夫妻关系已经发展到“不可救药”地步的王双喜,果断提出了与妻子离婚。张小慧正害怕“东窗事发”不好收场,当即答应。于是,双方当天便到民政部门办理了协议离婚手续,从此分道扬镳。

  沉浸在婚姻失败当中的张小慧,自然懂得离婚女人“有孕在身”所带来的不良后果。为了解脱自我,她决定把这个月份不足的孩子早日引产出来,然后送给他人,以绝后患……

  无巧不成书。且说张小慧在医院待产期间,无意间认识了一个叫宋花的女人。28岁的宋花家居农村,婚后首次怀孕,为了顺利生产,她在丈夫赵爱民的陪同下,也来到这家医院待产。当这对大龄夫妇得知张小慧意欲将待产儿送人抚养的情况后,当即表明愿意收养。

  宋花当时决意要收留这名待产儿的主要理由是,自己已经过了生产黄金期,与其冒险再产,还不如“捡”一个实惠。而张小慧亲眼所见赵爱民与宋花夫妇老实巴交且为人厚道,也就口头应允了这个约定协议。

  一个月后,当张小慧在医院产下了一名女婴后,宋花也产下了一名男婴。面对“龙凤”同降人间这一好事,赵爱民与宋花夫妇心花怒放,遂按照事前与张小慧的口头约定,当即把张小慧产下的女婴抱走了。

  事后,为了掩人耳目,避免节外生枝,赵爱民与宋花夫妇以生了“龙凤胎”的名义,将收养的这名女婴、以赵燕的名字,入户到赵家。

  转眼四年过去,昔日的孩子也长大了。而仍旧独身的张小慧,这时却突然想起了自己的亲生女儿。每当此时,她就潸然泪下,后悔不该把孩子送与他人,也更加体会到母女分离的痛苦。为此,她数次要求赵爱民与宋花夫妇归还赵燕,或者把赵燕送过来住上几天,哪怕让自己看上一眼,但这对夫妇不是找借口推托,就是避而不见,而待她的态度也渐渐不如以前。[page]

  赵爱民与宋花夫妇不愿让张小慧探望赵燕的理由很简单:当初你情愿把女儿送给我们抚养,我们辛辛苦苦把她抚养长大,现在你却反悔要人,天下哪有这个道理?

  夺回女儿赔了损失

  针对这一局面,如何才能要回女儿,成为张小慧日夜思考的首要问题。

  一天,独守空房的张小慧正在暗自落泪,昔日一位女友登门造访。当这位朋友了解到张小慧的遭遇后,就对她说,现在如果你能要回孩子,将来孩子长大,你也会有个依靠。张小慧听后,觉得非常有道理,于是要回女儿的念头更加强烈。

  经过咨询律师,张小慧终于有了主意。2008年6月,张小慧以原告身份,一纸诉状把赵爱民与宋花夫妇告上了法庭,强烈要求法院确认赵爱民和宋花与赵燕之间的收养关系无效,赵燕由自己抚养。

  接到法院的应诉通知书后,赵爱民与宋花夫妇非常愤怒。他们认为,自己当初好心好意收养张小慧的女儿,并把其抚养长大,张小慧不支付抚养费不说,如今还把他们告上法庭,实属以怨报德。于是,赵爱民与宋花夫妇坚称自己并没有收养张小慧的女儿,请求法院驳回张小慧的无理之诉。

  面对这一僵局,主审法官经过调查,在确认赵燕被赵爱民与宋花夫妇实际收养的事实后,依法于2008年8月8日下达了一审判决。

  判决认为,原告张小慧和被告赵爱民与宋花夫妇所争执的孩子赵燕系张小慧亲生,赵爱民与宋花夫妇虽已对孩子实际抚养,但未办理收养登记,其收养关系不能成立,故对张小慧的诉讼请求,本院予以支持。但鉴于被告赵爱民与宋花夫妇在抚养原告张小慧之女赵燕过程中,遭受了一定的经济损失,所以张小慧应予补偿。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收养法》规定,判决确认被告赵爱民和宋花夫妇与赵燕之间的收养关系无效;原告张小慧补偿被告赵爱民与宋花夫妇抚养孩子的损失费3万元。

  案后说法

  本案虽然到此告一段落,但有个问题让人百思不得其解,那就是赵爱民和宋花夫妇与赵燕之间的收养关系为何无效呢?辛辛苦苦抚养了四年的孩子,怎么最终竹篮打水一场空,说要走就要走呢?为让读者明白其中的法理关系,笔者特意采访了本案主审法官。

  主审法官解释说,根据我国《收养法》第十五条之规定:“收养应当向县级以上人民政府民政部门登记。收养关系自登记之日起成立。”可见,收养登记是收养关系合法、有效的唯一证明。本案中,虽然赵爱民和宋花夫妇与张小慧口头约定了收养协议,但由于未办理收养登记,其收养关系从法律上来说就没有成立。因此,孩子的亲生母亲张小慧仍然是法定监护人,可随时将其带回家自行抚养。[page]

  此外,办理收养登记时,收养人也应满足一定的条件。我国《收养法》第六条规定:“收养人应当同时具备下列条件:(一)无子女;(二)有抚养教育被收养人的能力;(三)未患有医学上认为不应当收养子女的疾病;(四)年满三十周岁。”

  综上所述,赵爱民和宋花夫妇在没有办理收养登记、且在育有一个儿子的情况下,又收养一个女儿,显然违反了法律规定,故其与赵燕之间的收养关系不能成立。

  但愿本案能够给送养人和收养人一个有益的启迪。

添加微信×

扫描添加微信